承接产业转移为何说已进入“黄金期”

——年终经济话题之四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 黄婷婷 孙振华

2018年,在众多政策“红包”中,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建设湘南湘西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无疑令人怦然心动。

承接产业转移并不是一个新话题。2011年,国家便将湘南地区(衡阳、郴州、永州)确定为中西部地区承接东部沿海地区特别是珠三角地区产业转移的重点区域。

此次国家将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扩大到邵阳、怀化、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至少说明:一是毗邻湘南的湘西,同样具有承接产业转移得天独厚优势;更重要的是湘南这些年承接产业转移成绩可圈可点,发挥了积极的引领示范效应,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大有可为。

事实也是如此。近几年湘南3市承接产业转移项目便多达5000多个,纳税、安排劳动力就业,都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前不久记者走访了一批湘南3市承接产业转移的企业。所到之处,生产经营红火场面令人心跳不已:厂房鳞次栉比,生产一派繁忙。园区规模扩大了,企业数量更多了,产业类型更丰富了,产业层次更高了。以前在湘南看得多的是针织、制鞋、电子元器件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和有色、化工等资源型企业,此次呈现在记者眼前的产业让人刮目相看:新一代信息技术、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医药、农产品深加工等。即使同样是加工贸易企业,劳动用工已明显减少,自动化、信息化水平大幅提升;同样是资源性型企业,已见不到“三废”肆意排放的场景。

产业梯度转移是客观经济规律。资本的逐利性,决定了产业流动性,一定会向着要素成本更低、资源更丰富的地区转移。当下,我国东部沿海地区企业受中美经贸摩擦、要素成本上升、资源环境约束等因素影响,正在寻求新的发展空间,正徘徊在向东南亚、南亚等低要素成本地区转移,还是向中西部地区转移的十字路口。

承接产业转移已迎来难得的黄金机遇期。

仅考量人力成本,东南亚、南亚似乎优势更明显。但一家企业的发展、一个产业的兴旺,更需要良好的产业生态。而雄厚的产业基础、丰富的技术人才、源源不断的劳动力,正是包括我省在内的广大中西部地区最大的优势。

就我省而言,随着高铁、高速公路不断延伸,中欧班列开通,国内外航线日益加密,综保区、公铁港、进口指定口岸等开放平台纷纷投运,贸易便利化水平大幅提升。在以时间距离重塑现代空间的新时代,湖南,已从沿海的内陆,一跃为开放的前沿。承接产业转移,我省可谓得天时、地利、人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省在新一轮承接产业转移中没有理由不奋力一搏、大显身手。

这些年,我省承接产业转移已逐渐从被动承接到主动对接;从“捡到篮子里就是菜”到精挑细选;从一家一户招商引资到产业链招商,东部沿海地区和海外企业不少是“抱团入驻”,引进一家龙头企业,跟进一串配套企业。

如何将这种喜人的态势延伸下去,这就要求我省不断优化营商环境,进一步完善产业配套环境,降低企业营商成本,加强要素保障。前不久召开的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为适应产业招商、集群入驻、量身定制、个性服务、培育生态的新趋势新特点,我省今年将继续开展产业项目建设年活动,打造“135”工程升级版,为产业项目建设提供优质服务。

首页其它